日本伦理电影希区柯克逝世40周年:“恐怖大师”的纯粹电影

  • 时间:
  • 浏览:41
上周是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逝世40周年。希区柯克的名字代表着一种电影手法的精神,也是悬疑惊悚片的代名词日本伦理电影和开拓者。任凭岁月更迭,在数不尽的电影人向他致敬的同时,他所创造艺术作品依然无人能及。2007年,希区柯克被英日本伦理电影国权威电影杂志《Total Film日本伦理电影》选为史上百位伟大导演第一位。他出生于1899年8月13日的伦敦,他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技术人员,巧妙地将性、悬疑和幽默融合在一起。1919年,他开始了自己的电影生涯,在派拉蒙位于伦敦的著名的Players-Lasky工作室为默片配字幕。在那里,他学习了脚本、编辑和艺术指导,并于1922年升任助理导演。他作为导演完成的第一部电影是1925年的《欢乐园》,这是一部在慕尼黑拍摄的英德合拍片。这段经历,再加上在德国乌法电影公司(UFA studios)担任助理导演的经历,有助于形成他的电影在视觉设计和主题方面的表现主义特征。1926年自编自导悬疑片《房客》成为奠定其拍片风格的作品,1929年,希区柯克拍摄了第一部有声电影《讹诈》,获得观众的喜爱和影评家的一致好评。这一时期,他在英国的导演生涯极为成功。1939年,希区柯克去美国开始了他在好莱坞的电影生涯。1940年,他拍摄了电影《蝴蝶梦》旗开得胜,属于希区柯克的电影黄金时代由此拉开序幕。他在国际影坛叱咤风云半个多世纪,一生共执导了59部电影,300多部电视系列剧,在这其中绝大多数以人的紧张、焦虑、窥探、恐惧等为叙事主题,留下了许多传世之作,但在当时,这种新的电影手法也受到一些主流电影人的抵抗与非议,所以他不曾获得奥斯卡,但他在电影发展史中的贡献及影响是有目共睹的。他的艺术风格对一代导演产生了深远影响,其中包括法国导演弗朗索瓦·特吕弗、美国导演斯蒂芬·斯皮尔伯格、大卫·里奇和克劳德·夏布罗尔。美国电影学会评选AFI百年百大惊悚电影,在100部百年来最伟大的惊悚片单中包含多部希区柯克导演作品,并且前七部中囊括三部希区柯克作品。在电影界没有谁能比希区柯克更擅长讲故事了。浴室里的尖叫、黑色群鸟盘旋、精神患者狞笑着的注视......希区柯克在电影史上留下的这些经典场面给人以深刻的印象,也为惊悚类影片树立了优秀的标准线。这位精明的导演所创作的许多电影叙事技巧,直至今日也被视作最有效、最富情感冲击力的电影模式。那么是什么定义了希区柯克的风格,那必须是他的技巧。他的作品中有各种非常著名的场景,一想到希区柯克,那些惊艳四座的镜头立刻浮现心头,这不一定是因为场景讲了什么,而往往是因为这个场景怎么拍。《惊魂记》中的淋浴场景并非因为其中的谋杀情节被人铭记,而是因为它的剪辑技巧,虽然画面中并没有看见匕首刺入,但是效果却很震撼。这就是为什么说他深得讲故事的精髓,若任何事物只是为了衬托其他事物,那么美学本身就未必具有开创性,但希区柯克坚持一种美学敏感性,打乱了这种剧本性,这正是他作品的生命力所在。希区柯克的所有电影都展现了它们应有的模样,不一定说最终的电影效果正是电影导演想要呈现的效果,这些为了推动叙事所做出的的决定,他所采用的都是最佳的叙事方法,他的作品里没有一个选择让人觉得是随意或无意的。希区柯克会精心策划去表现当时能够捕捉的最强烈的单一情感。在《讹诈》中有一个片段,角色在担心被指控为凶手,于是他让整段对话中观众唯一能听清的部分只剩下“刀”的内容。还有《辣手摧花》电影中,男性角色坐在餐桌前,这是一个主观镜头,之后他直视了摄像机。这是电影中的核心。与其他导演相比,希区柯克基本是以与观众互动谋生,比如宣传《惊魂记》的一段话:“除了‘没有人’之外,没有人可以在每场《惊魂记》开场后进入电影院,这当然是为了让您更好的观赏《惊魂记》,我们只在乎您的观影体验。”希区柯克的作品中一直都强调空间的概念,他总是考虑到画面的被动性,因而把观众的距离拉得越来越近,近到我们产生危机感。记得《惊魂记》里诺曼·贝茨和侦探说话时的那个场景,画面和观众的距离近得令人不适,另外《惊魂记》的开场,对眼睛的特写,希区柯克让观众近距离观察,如此有胆量的操作让观众感到胆怯。如此,希区柯克也确实知道如何和观众互动,而且在电影里,观众永远是被互动的,在众多电影中很少有让角色直视摄影机的。《群鸟》里一个当所有女人都在看着角色的时候,这个镜头本身也是一个出色的隐喻,镇上所有的女人都在责怪这个新来的女性个体,这也是希区柯克对原型人物的运用。关于希区柯克长达一生的他与观众之间的关系,他有几种电影手法并通过这些手法制作出日本伦理电影吸引人的电影画面。《后窗》被认为是希区柯克最好的电影之一,也是影史上最伟大的电影之一。这部电影以精巧的镜头运动和关于窥视欲的主题而著称,关于窥视和被窥视。《后窗》通常被归类为惊悚片,但实际在电影叙事中包含了多种类型。这个独立的故事发生在唯一一个场景里,完美的展示了希区柯克所说的纯粹电影。整个小区的公寓窗户就像是放映各种类型电影的屏幕,剧情片、音乐剧、恐怖片等等。 在其中一间公寓里,一个中年妇女独自生活,与想象中的爱人共进晚餐,然而有一次糟糕的约会让她有了自杀的念头。她的故事包含了剧情片的所有元素。而另一间公寓的故事像一个音乐剧,关于一个苦苦挣扎的作曲家最终通过牺牲睡眠而获得了成功。还有一间公寓是整部电影的焦点,丈夫被怀疑在公寓里谋杀了她的妻子,并把她的尸体切成了碎片,本质上是一部真正的恐怖片。《后窗》是一部出色的电影作品,它是一部伟大的惊悚片,同时也包含连续多层次,包括在其微观叙事中对不同类型的探索。影片的第一镜完全是靠视觉语言讲故事,整个镜头没有一句台词。因为希区柯克把摄影机当作观众的眼睛,它引导观众的好奇心,让观众自己发掘故事是怎么发展的。比起使用对白,希区柯克更喜欢使用视觉语言,一方面是因为他曾导演近12部默片,他并没有完全接受电影的同期声。“对我来说,它们就是我所说的视觉化的人物对话,视觉语言在电影里和艺术无关。”对他来说,人物对白只是另一种普通声音。但这并不表示希区柯克的电影没有对白,恰恰相反,重要的信息潜台词仍然通过视觉传递给观众。关于震惊和悬念的区别。“悬疑的故事是在你开始讲故事之前让观众了解充足的信息。告诉观众那些信息,然后他们会尖叫着说‘赶快离开这里!’。”希区柯克更偏向让观众知道的比角色更多,以至于观众开始担忧结果,这就是悬念。悬念让观众如坐针毡,当惊讶或震惊一次次的出现,“观众会持续五秒的震惊”。与迅速消散的震惊不同的是,悬念通过观众的情感参与,可以将情绪延长至几分钟甚至更长。悬念可能是希区柯克导演生涯中最重要的电影手法,与其他电影让观众变成客观的旁观者不同,希区柯克的电影不仅吸引人去观赏,还吸引观众去主动挖掘故事和角色背后的恐惧。希区柯克很清楚的体现了他的电影原则:有且仅有一个巧合,并且通常在电影的开始。巧合推动了情节的发展,为剧情埋下伏笔,之后从这一刻开始,电影沿着主角和他所面对的困难发展下去。用视觉语言说出故事,把电影想作是无声电影(最好不要让角色告诉观众信息);使用悬念保持观众持久的参与感,给观众比角色更多的信息,这样他们就可以去担心结果是什么样的;在电影里不要使用超过一个巧合的事件,并且让人物自身的行动推动故事。这是希区柯克电影里最经典的拍摄手法。比起其他导演,希区柯克不止是个作者导演,每当摄影机移动或者我们聚焦在某个身体部位或其他事物上时,那向来都不仅仅是一种针对电影结构的设计,而更感觉像是希区柯克在四处游走,观众可以看到他眼中的事物,仿佛摄影机是他的一个延伸。《怒海孤舟》中报纸上的希区柯克《年轻的姑娘》中的希区柯克《讹诈》中看书的希区柯克《海外特派员》中看报纸的希区柯克更有趣的是,希区柯克总是喜欢出现在自己的影片中饰演一个微末的角色,但是得承认,他是创造性的告诉我们怎样才算是作者导演,在他的电影里可以看到明显的发展变化,但是它们依然保留了希区柯克的风格。《三十九级台阶》和《狂凶记》基本上是两个极端,但观众还是可以看出它们是希区柯克的电影,因为在其中总能看到他那种可以不断引发艺术变革的高超手法,他的电影视觉语法优先哲学,这一事实依然保留,这意味着他可以挖掘更多客观的方法来讲述故事。而且他似乎也一直在这方面挑战自己,很明显的是他不会轻易转换电影技巧,除非他已经对目前所用的技巧达到娴熟的程度。希区柯克拍摄彩色电影近十年,然而就在他拍出一部将配色作为故事内核的电影(《惊魂记》)之后,他马上又拍摄了黑白电影,因为他一直都确切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熟练掌握流程,而且能够把自己审美融入故事本身。这也是为什么他是纯粹的电影导演。希区柯克有一个很奇特的电影理论,越是二流的剧本越能翻拍出经典的电影,那些根据名著改编的电影剧本,事实证明大都是不入流的电影。这也许就是希区柯克聪明的地方。希区柯克曾说过:“我终身都对悬念作品有着浓厚的兴趣,这是一种特殊的虔诚和痴迷。它不会令成千上万的影迷们感到惊讶,因为他们和我一样对悬念小说情有独钟。”希区柯克的电影拍摄手法具有一层一层展开的特征,让观众觉得故事是由自己展开的错觉,这是为展现探索过程而作出的精准设计。仅仅是在《西北偏北》中,就有多次故事进一步展开。他的作品即使只看表面,只看作品最浅的叙事部分,它仍然是成立的。夸张的画面和震撼的音效对高手希区柯克来说并不重要。失控的世界,绝望的人生,这种黑暗而压抑的氛围是希区柯克电影的主要环境。人们不愿表达内心深处的想法,总力图从对方的眼中探寻蛛丝马迹,交流甚至变得无关紧要,因为希区柯克已用他的摄影机猜测出每个角色内心最敏感、最细微的情感与欲望。虽然他是个悬疑大师,但是也有自己害怕的东西。希区柯克曾说过:“我害怕鸡蛋,不,是感到恶心。圆圆的,一个洞都没有的小东西,你见过比打碎的鸡蛋更恶心的东西吗?”他没有上过任何专业的电影院校,但他的很多电影技巧不仅是学院派的必修课,也被许多商业电影借用,他用巧妙的结构曲折惊险的故事,但又不乏黑色幽默场面的“希区柯克模式”,吸引了无数观众的眼球。拜伦曾经说,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人写自己的生活,一种人写自己的幻想。很显然,这个定律适用于所有艺术创作。无疑,希区柯克属于后者。伟大的导演希区柯克虽然没有获得过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当然,他的成就也不需要一个最佳导演奖来证明,历经时间的淘洗之后,亿万观众的爱戴就是最高的奖励。至今还没有哪个导演,能像他驾驭惊悚片那样主宰过某一类型的电影,擅长在银幕上“惊吓”观众的希区柯克是名副其实的“恐怖大师”。